熱門玄幻小說 大奉打更人-第一百二十章 對弈(求月票)推薦

大奉打更人
小說推薦大奉打更人大奉打更人
东方婉蓉微微颔首,目光掠过姬玄的肩膀,望向堂内众人。
同时,脑海里响起纳兰天禄的声音:
“那八人有些古怪,气息宛如一人,似超凡又非超凡。”
东方婉蓉稍加判断,明白纳兰天禄口中的“八人”是哪几个,因为他们都裹着相同的黑袍。
好漂亮的双胞胎……..柳红棉审视着姐妹花,眼里闪过诧异。
她自认是极为出挑的美人,哪怕在万花楼这样一个美女如云的门派,姿容也是拔尖的。
眼前这对姐妹花,任何一个都不能让柳红棉惊艳诧异,但双胞胎站在一起,便仿佛有了质变。
尤其她们一个娇媚,一个清冷,相辅相成。。
堂内众人的态度与柳红棉差不多,都被这对双胞胎姐妹花惊艳了一下。
这里面包括冷峻少年许元槐,南疆蛊族的乞欢丹香,以及妖族白虎。
东方婉蓉看向姬玄,媚笑道:“阁下是?”
“在下姬玄,潜龙城城主之子。”
姬玄拱手道。
东方婉蓉早已从老师纳兰天禄口中知晓潜龙城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微微颔首。
她率领东海龙宫教众进入院子,让他们在院中列队,自己和妹妹东方婉清进入堂内。
“拜见两位金刚。”
姐妹俩恭敬施礼。
“两位小师傅,又见面了。”
东方婉蓉笑吟吟的朝着净心净缘打招呼。
等各方互相打过招呼,姬玄接过话题,道:
“大致的情况,天机宫的密探已在密信中阐述明白。两位宫主有什么想问的?”
东方婉清默然不语,姐姐东方婉蓉说道:
“为什么武林盟会出现两条龙气?”
九龙之二,同时出现在武林盟,这是一个很奇怪的现象。
净心双手合十,猜测道:“或许是龙气之间相互吸引的特性。”
东方婉蓉皱了皱眉,显然对这个回答并不满意。
这时,许元霜淡淡道:
“并非是龙气相互吸引的特性,龙气是气运的一种,它有自我意识,这种意识不是我们理解的心灵意识,更像是一种天地法则。
“气运是民心所向凝聚而成,所以龙气会本能的寻找一些声望极佳之人、或受到供奉之物寄宿。
“剑州武林盟风评极好,充当着维护秩序的角色。再加上武林盟老盟主的背景,诸位觉得,如果没有外来势力的干扰,中原大乱,最有希望逐鹿中原的势力,是哪一支?”
毫无疑问,是武林盟。
东方婉清问道:“不对,我在收集龙气的过程中,遇到过许多奸诈之辈。”
许元霜想了想,道:
“首先,人性复杂,即使是一个烂赌鬼,他或许也会有帝王资质。其次,自古以来称王称帝者,有几个是忠厚老实之人?
“龙气择主,若是依照个人品性来定,那纵观古今,便没有一个开国皇帝是合格的。”
东方婉清不再说话,反倒是柳红棉皱了皱眉:
“那当日龙气溃散时,为何没有选择寄宿在许七安身上?论及声望,他比武林盟任何人都强。”
许元霜淡淡道:
“因为它本身就是被打散的,龙气是中原气运凝结而成,打散之后,自然还于中原。”
东方婉蓉颔首,对她的回答还算满意,审视着清冷的少女,道:
“你是个术士?”
许元霜不说话,默认了。
东方婉蓉扫了一眼潜龙城众人,又问道:
“事成之后,龙气如何分配?”
姬玄给出回应:“各取一条。”
见东方婉蓉没有反驳,他接着说道:
“两位宫主对武林盟有多少了解?”
东方婉蓉道:“正要请姬公子说明。”
东海龙宫不在大奉境内,于姐妹俩来说,武林盟是一个完全没有利益冲突的中原组织,因此只是略有耳闻,详情不知。
柳红棉充当解说员,详细告之了武林盟的情况。
这听的东方姐妹连连皱眉。
姬玄说道:
“武林盟势大,因此需从长计议。这也是我邀请两位宫主面谈的原因。
“那么,让我们来做一番推演吧。
“首先是曹青阳,此人为半步超凡,苍龙七宿能轻易搞定。但考虑到剑州江湖的中高层武夫数量太多,若是与曹青阳联手,大概能打个平手?”
他看向苍龙七宿。
苍龙的兜帽里传来嘶哑的声音:“无法准确估量,但胜算极大。”
此中战力不好估算,如果苍龙七宿是货真价实的三品武夫,那么即使是曹青阳联手剑州所有四品,都无法撼动苍龙七宿。
但己方同样是剑走偏锋的路子,只有三品武夫的战力,却没有相应的防御、血肉重生能力。
这样的话,容错率就很低了。
而且,无法判断武林盟没有合击阵法辅助。
因此情况到底如何,打了才能知道。
姬玄颔首,道:
“接着是犬戎山下的军镇,两万人的军队足够磨死四品,山海关战役中,不少四品武夫都是死于力竭。”
白虎沉吟道:“把战场选在犬戎山便成,可有效遏制骑兵的优势。而且山中作战,我们还可以借助地势,制造滚石,这对凡人士兵来说是毁灭性的灾难。”
乞欢丹香则说:
“我可以操纵毒虫肆虐,毒杀士兵和普通帮众。不过,单凭我们几个四品,纵使手段再多,依旧不够看。”
作为问鼎剑州六百年的江湖势力,岂是区区几个四品能应付。
“主力当然不是我们。”
姬玄笑了笑,道:
“武林盟的老盟主闭关多年,我得到可靠消息,他如今状态极其糟糕,早已不足为虑。但我们要防备的是另外一个人。
“一个,让人战栗的对手。”
除两名金刚外,在场众人表情出现不同变化。
姬玄团队的人,以畏惧为主;净心和净缘脸色阴郁了几分;东方姐妹则满脸愤懑。
就是那个人,抢了她们的男人。
姬玄一见众人表情,便知不需自己解释,沉声道:
“许七安本身是超凡境,但不复巅峰,他的战力可以一定程度的估算,雍州城外展现出的实力,应该不弱于曹青阳。
“度情罗汉被擒后,他的封印应该进一步解除,保守估计,堪堪到三品吧。
“这样的修为不足为虑,一位金刚出手,便能压他。但他身后可能牵扯出的人物,却让人极为头疼。比如洛玉衡,比如天宗。”
许元槐眉头一皱:“我爹的迷信里说了,洛玉衡多半不会出手。至于天宗的两位阳神,行踪飘渺不定,难以预测。”
柳红棉看着东方姐妹,似笑非笑道:
“两位姐姐有什么底牌?”
东方婉蓉头顶飘起一位白发白须的老者,平静的俯瞰着堂内众人,温和道:
“若是天宗阳神现身,由我来对付。”
纳兰天禄……..净心净缘心里一凛,他们身后的两名金刚相视一眼,脸色也随之沉重。
姬玄试探道:“纳兰雨师?”
老者微笑颔首。
姬玄吐出一口气:
“那晚辈就放心了。
精品都市小說 大奉打更人 線上看-第一百二十章 對弈(求月票)相伴
“其实,天宗的两位阳神不可能一直跟随着许七安,上次的出手,大概是巧合。”
他猜对了。
“而且,许七安现在未必在剑州,也未必知道剑州武林盟有两道龙气,我们只是预防罢了。相比起制定完美无缺的计划,我认为,我们首要的任务是速战速决。”
姬玄侃侃而谈,思路清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杀上犬戎山,灭了武林盟。随后再把附属门派连根拔除。”
………..
武林盟。
曹青阳这几日处在焦虑和忐忑情绪中,上次拜见老祖宗未果,次日,他便派人去了京城,向司天监坦白龙气的事。
理由很简单,龙气明显是瑰宝,有着超越常人认识的神效。
而王游已经交代清楚,他在被俘虏前,便已把信息传播出去。
那么,司天监的人迟早会来兴师问罪,讨要龙气。
曹青阳就算再自傲,武林盟就算再强,也没底气和司天监叫板。
既然这样,还不如坦白一点,这样有讨价还价的余地。比如取出龙气,会不会危及子女性命。
同时,他还让信使给许七安捎了一封密信,希冀他能从中斡旋。
………..
孙玄机返回司天监,没有去八卦台见监正老师,而是找到了宋卿。
炼金狂人正带着师弟们搞研究,他目前正在努力炼制一种质地轻薄柔软,但防御强悍的金属。
这能有效减轻士兵们行军的负担,枕戈待旦时,睡的也更安稳。
甚至,以后可以制造成马甲,让骑兵既拥有超高的机动性,又能与重骑兵抗衡。
但是宋卿失败了,这个实验的成果,只是加重了他的黑眼圈。
宋卿感觉肩膀被人拍了一下,遂放下手里的器皿,扭头回看,发现是二师兄回来了。
“孙师兄你回来啦。”
宋卿扭回头去,一边摆弄着金属疙瘩,一边说道:
“昨日有个自称武林盟的江湖人来司天监,自称武林盟里有龙气宿主。我想起你一直在收集龙气,就用传音法螺通知你。”
他语气平静,说起龙气宿主,就像在说路边的阿猫阿狗。
孙玄机颔首,正要离开,宋卿连忙喊住他:
“等一下。
“前阵子,监正老师神游之前,给了我一件东西,让我转交给你。”
说着,他朝着丹室内其他炼金术师喊道:
“镇国剑呢?镇国剑放哪儿了。”
白衣术士们面面相觑,表示自己没看见。
孙玄机瞥见一个白衣术士手里握着一把黄铜剑,一边用它拨弄丹炉里的炭火,一边摇头回复说:
“没看见镇国剑。”
宋卿怒道:“徐福,你手里的不就是吗。堂堂镇国神剑,你拿来当烧火棍?!”
那白衣术士低头一看,大吃一惊:
“啊,它放在这里太久,我都忘记了……..
“宋师兄,你自己不也把监正老师的天机盘垫桌脚吗,你也好意思说我。”
孙玄机低头一看,果然,监正老师的天机盘被压在桌脚。
天机盘是一件法宝,但没有自我意识,它从来就没有诞生过灵智。监正老师说,推演、窥探天机之物,不可能诞生出灵智。
所以就算把它丢进茅厕,天机盘也不会反对。
但孙玄机好奇的是,镇国剑是有器灵的,它堂堂开国皇帝的佩剑,镇压国运六百载,脾气何时变的如此温和。
“哦,监正老师把它封印了。你回头记得解开,但别在司天监。”
宋卿说道。
孙玄机接过镇国剑,立刻就明白了宋卿的意思。
镇国剑微弱的意识传来:
“毁…….灭…….吧…….”
……….
庭院里,曹青阳负手而立,审视着奋力挥剑的曹淳。
七岁的孩子把一柄木剑使的虎虎生风,身姿灵动,任何看到这一幕的人都不会相信,他其实从昨天才开始练这套剑法。
龙气果然是瑰宝,若能一直留在淳儿体内,他的成就只会比我更高…….曹青阳很快把这个念头摒弃。
相比起儿子出人头地,作为父亲,他更希望孩子首先能平安。
希望司天监的人不会不高而取,希望许七安收到密信后,能赶来武林盟。他忽然扭头,看向身后,发现不知何时,那里多了一道白衣身影。
术士?司天监的人,没有敌意……..曹青阳目光闪烁,道:
“淳儿,回屋去。”
曹淳停了下来,疑惑的看一眼父亲:“是。”
他像是没有看见白衣人,径直返回。
曹青阳拱手道:“阁下高姓大名?”
白衣术士定定的看着他:“孙………”
半刻钟过去,曹青阳没等来后续。
他姓孙?只报姓不报名,司天监的术士果然眼高于顶………曹青阳拱手:
“孙先生,龙气的事我已知晓,敢问孙先生要如何处理?”
他等了半天,等来的是:
“玄……机……..”
见多识广的曹青阳,脑子里闪过一片问号,深吸一口气,他沉声道:
“取出龙脉,我儿是否有性命之忧?”
“不!”
“许银锣可有同来?”
“没。”
真是个冷傲的术士…….曹青阳觉得自己对眼前的白衣术士有了初步的认识,非常冷傲,说话只说一个字。
“孙先生,能否与我说说龙气之事。”
曹青阳道:“另外,我想带儿女去京城,见许银锣。”
他心里想的是,必须有许七安在场,言明利弊。
曹青阳不相信这个陌生的术士。
………
半个时辰后,书房里,曹青阳看着软毫在纸上走出流畅的笔触,心里竟涌起强烈的满足感和幸福感。
孙玄机放下笔,抖了抖纸张,递给曹青阳。
曹青阳接过,凝神阅读,脸色越看越凝重。
满满一页纸张,简单说明了龙气的来历,曹青阳也终于知道了龙气为什么会俯身在自己儿女身上。
元景帝死后,龙脉之灵崩溃,散落在九州各地,依附于不同宿主。
另外,这位叫孙玄机的术士,明确的表示他无法抽取龙气,只有许七安才能做到。
这让曹青阳稍稍松口气,如果抽取龙气之人是许七安,他心里会踏实很多。
接下来的内容,才是让曹青阳脸色凝重的原因。
目前正在收集龙气的还有巫神教、天机宫、以及佛门,这些势力试图染指中原。
如今,极有可能已经把矛头指向武林盟。
老祖宗状态糟糕,沉睡不醒,如何御敌……….曹青阳心头沉重。
“曹盟主请做好迎敌准备。”
孙玄机写下这句话,起身作揖,脚下清光亮起,消失在曹青阳眼前。
他要去找许七安了。
………
PS:照例求一下月票。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