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 愛下-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 洋彩瓷器 (第一更)相伴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我为国家修文物
“对了,现在不是已经九月份了吗?”
许弋澄和向南聊了一会儿邹金童的事情后,又接着说道,“魔都艺术学院已经把文物修复专业的大三学生送到文物修复培训学院这边过来了,开始进行为期半年的文物修复实践培训课程,这批学生总共有60名学生,齐文超老爷子那边已经将这些学生编成了一个班,放在初级培训班里进行培训。”
“再加上学院新招的一批大约300名学员,学院里面目前已经有660名学员了,齐老爷子已经感觉到亚历山大了。”
他抬头看了向南一眼,继续说道,“目前文物修复培训学院里除了缺少教员之外,最大的问题,就是缺乏残损文物来进行教学了,教员这一块相对来说还比较容易解决,可以从各大博物馆里聘请资深修复师来兼职,实在不行,还可以再从退休的文物修复师中筛选一批,但残损文物这个问题,老板你打算怎么处理?”
“这个问题我早就想到了,我这次去香江参加拍卖会的目的,也是想着去收购一批残损文物。”
向南点了点头,说道,“放心吧,问题已经解决了,再过几天,物流公司那边会先送过来一批残损文物,数量不多,大概有一百多件。不过,这只是第一批的,再过一段时间,海外那边收集到的残损文物也会通过物流公司运送过来。”
“既然老板已经想到了,那就没什么问题了。”
许弋澄一听,顿时长舒了一口气,笑着对向南说道,“对了,你的小修复室里又积攒了一堆残损文物,我就不影响你修复文物了。”
说着,他就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拍了拍屁股,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向南看着他走出门,摇了摇头,将杯里已经有些凉了的茶水喝掉,歇一会儿后,他就起身出了办公室,来到了隔壁的小修复室里。
修复室门边的博古架上,已经摆满了大小不一的古董盒,显然是他离开的这几天积攒出来的。
他随手拿过一件古董盒,打开看了看,里面是七八块颜色鲜艳的古陶瓷残片,这些古陶瓷残片的底色为胭脂红色,上面还有着轧道卷草,以及蓝色、粉色、蓝色等五颜六色的缠枝西番莲纹。
整个纹饰画工细腻,胭脂彩厚润匀净,花饰柔美舒雅,朵朵莲花盛情妍放,一展斑斓绚丽。
实际上,有清一代御瓷之中,通体胭脂红彩地的瓷器非常少见,受珐琅彩瓷的影响,清代乾隆朝时,才开始烧造胭脂彩地轧道洋彩瓷,在当时也称得上是珍稀之品。
向南将这些古陶瓷残片拿出来细细察看了一番,大抵上知道了这件古陶瓷器的名称了,应该是清乾隆御窑洋彩胭脂红轧道西番莲纹卧足杯。
洋彩,是雍干时期清宫对运用西洋绘画技法描绘的彩瓷,其绘画设色妍丽繁缛,需要更为高超的绘画功底与丰富的经验。
洋彩瓷器的烧制量非常稀少,绝大部分都珍藏于乾清宫端凝殿与养心殿,除了少数陈列于圆明园,后遭入侵者掠夺之外,基本上流失于外的洋彩瓷器少之又少,坊间很难得一见。
因此,向南乍一见到这件清乾隆年间的洋彩瓷器,还是感觉有点惊喜的。
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討論-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 洋彩瓷器 (第一更)
只是很可惜,这一件洋彩卧足杯并非整器,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导致它如今已经四分五裂了。
向南很是惋惜地摇了摇头,端着古董盒来到工作台坐了下来,打了一盆清水,加了点洗衣粉,然后再将古董盒中的古陶瓷残片一片一片地放进水里清洗起来。
之前向南在观察这件洋彩卧足杯的残片时,稍稍注意了一下,整件瓷器似乎还残缺了一块碎片,不过话说回来,这件洋彩卧足杯修复起来倒是不难,唯一的一处难点,就是作色时要稍稍麻烦一点。
这件卧足杯的全名当中之所以有“轧道”这个两字,是因为它在烧造时,采用了瓷器轧道工艺。
所谓轧道,又叫雕地,宫中称之为锦上添花,景市艺人则叫耙花,它先是在白胎上均匀施一层色料,如红、黄、紫、胭脂红等,再在色料上用一种状如锈花针的工具拔划出细的凤尾纹,最后配以花鸟、山水等图饰或开光图饰。
在这件洋彩卧足杯上,则是在胭脂红色料上,用工具拨划出了一根根卷曲细腻的卷草,布满了整个器身外壁,这也使得修复时在工序上要麻烦了一些。
当然了,也只是麻烦一些而已,对向南而言,并不算什么太困难的事情。
将所有的古陶瓷残片在肥皂水中清洗干净后,向南又用清水漂洗了一遍,这才开始拼对粘接起来。
相对于夏天时的炙热,初秋的阳光显得柔和了许多,它透过玻璃幕墙从外面射了进来,将整个修复室都映照得透亮,隔着厚厚的修复室的门,楼上楼下的嘈杂声好像离得自己很遥远,隐隐约约的仿佛梦中的回响,倒是身后挂在墙壁上的挂钟,“哒哒哒哒”的秒针,走得一如既往的坚定。
向南坐在工作台前的椅子上,埋头在面前的这堆古陶瓷残片中,心无旁骛地忙碌着自己手中的事情。
就在他刚刚将手中的这件洋彩卧足杯粘接成型,准备给残缺部位调制配补材料时,修复室门外忽然传来了一阵比之前还要刺耳的声音,只不过隔着厚厚的静音门,听不清外面的人在说些什么。
向南一下子被这声音打乱了修复思路,顿时忍不住皱了皱眉。
深吸了一口气,他沉下心来准备继续做事,不料,修复室的门忽然被人推开了,一脸忐忑的焦佳探进来半个身子,弱弱地喊了一声:“老板,有客户来闹事了。”
向南转头看了焦佳一眼,忍不住脸色微微一沉。
他也没说话,将手里的工作放了下来,从座位上站起身,走到洗手池边洗了洗手,又抽了一条毛巾擦了擦,然后才大步走出了修复室。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