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大奉打更人 ptt-第一百一十八章 千里之外,一槍取人…….看書

大奉打更人
小說推薦大奉打更人大奉打更人
“暗子?”
伽罗树菩萨分身,以一种可知可不知道的轻松语气,反问道。
“监正老师是天命师,最擅长的便是布局,很早以前,我认为只要解决掉贞德帝的三具分身和魏渊,便能成势。
“好在我从未小觑过他,无数次闭关推演,逐渐发现了一些隐藏极好的暗子。”
许平峰停顿一下,举杯饮茶,笑道:
“武林盟便是监正老师的暗子,它便如一支养在江湖的军队,不属于朝廷,却拥有极其不俗的战力。
“大部分时候,它只是一个江湖势力。可当有朝一日,朝廷腐朽,军队不堪,这支休养生息的秘密军队就能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
“专用来平叛。。”
伽罗树点点头:“武林盟早已暗中投靠了监正?”
他对这个中原江湖的势力了解不多,武林盟并没有资格入一品菩萨的法眼。
许平峰摇头:“不,那老匹夫不会投靠任何人。可惜啊,可惜。”
伽罗树菩萨把玩着釉色艳丽的茶盏,等着白衣术士解释。
“此人当年与高祖皇帝有过约定,假如哪一天朝廷腐朽,重蹈大周覆辙,他便揭竿而起,推翻大奉。
“乍一听,似乎是可以拉拢的盟友。
“其实不是,如今的大奉与当年的大周不同,大周气数已尽,腐朽入骨,早已不可挽回。
“而大奉在元景被斩后,新君登基,励志革新,在很多有识之士眼中,这是王朝焕发生机的表现。寒灾是天灾,天灾总会过去,况且朝廷也在努力赈灾。
“说明朝廷并非腐朽到毫无作为。
“况且,在那老匹夫看来,这是大奉龙气流失造成。帮助朝廷找回龙气,肯定比展开一场席卷中原的战争要更好。”
许平峰提起茶壶,往茶盏里添加热茶,感慨道:
“我可惜的是,那老匹夫是个立志武道登顶的武夫,追求不同,便注定了他不可能成为盟友。”
若是个野心勃勃的,遇到这种大好时机,就绝不会放过。
那才是盟友。
伽罗树面无表情的旁听。
许平峰挥了挥手,桌上的茶盘、瓷器等物迅速扭曲变化,被生生炼成一副棋盘,两盒棋子。
他一手挽袖,一手捏出瓷棋子,“啪”的落在棋盘上。
“大奉阵营的超凡高手,监正老师、人宗道首、儒家赵守、许七安。”
每报一个名字,便落一子。
“赵守立的命是为儒家塑脊梁,重返辉煌。于他来说,这皇位由谁坐,区别不大,甚至更愿意看到有人取代如今的皇室。
“这样儒家读书人才有出头之日,再者,儒家衰弱至今,只有他一位三品,参与龙气之争,或许会有陨落风险。
“他或许不怕死,但儒家却不容他死。此人无需顾虑。”
许平峰把代表赵守的棋子,放回棋盒。
“洛玉衡渡劫在即,虽然当了我的儿媳妇,初步平息业火。但这也意味着她距离天劫又近一步,如今需要平衡日渐壮大的法力和业火,一旦失衡,天劫转瞬即至。”
把代表洛玉衡的棋子也放了回去。
“许七安修为尚未恢复,如今至多是三品初期,甚至不如。不足为虑。”
把代表许七安的棋子轻飘飘的丢回棋盒。
“武林盟老匹夫本身状态不对,京城一战后,我料他愈发糟糕了,如今怕是处在合道失败的边缘,面临肉身崩溃的危机。
“那么,想保住武林盟,监正就必须亲自出手。云州的困局自然解了。”
伽罗树菩萨合十,淡淡道:
“想来,你早已准备好了毁灭武林盟的刀。”
许平峰笑道:“此前尚未准备妥当,现在,我等来那个时机了。”
………..
青州边界,城郊破庙。
在此地打坐清修数日的净心睁开眼,缓缓起身,走出了破庙。
他站在院中,无声的眺望,许久后,净缘化斋返回。
金刚无需进食,但身为四品的他们,依旧是血肉之躯,还是得恰饭。
师兄弟对视一眼,净心叹息道:
“我无法入定了。”
净缘心里了然,但仍问道:“何故?”
净心轻声道:
“心魔入侵。
“这段时日以来,我脑海里反反复复闪过雍州城外的争斗,闪过师兄弟们被他一刀斩杀的场景。
“恐惧和愤怒,时时灼烧我的心灵,让我无法平静入定。”
净缘默然片刻,脸庞冷峻:“你许的宏愿是什么。”
熱門連載小說 大奉打更人 線上看-第一百一十八章 千里之外,一槍取人…….推薦
净心不做隐瞒:“我选的是杀贼果位。”
杀贼果位有两个能力:斩断世间一切烦恼;斩杀世间一切敌。
前者可斩自身烦恼,也可斩他人烦恼。
后者则是纯粹的暴力加成,从根底上抹除对方存在,通俗的话,就是杀人。
净缘淡淡道:
“师兄,这便是你的机缘啊。
“你的烦恼因他而起,若是能因他而终,你便能成就杀贼果位,迈入罗汉之位。”
净心眼神茫然:“要杀他,谈何容易?”
许宏愿是修成果位的必经之路,而杀贼果位相关的宏愿,有两种模式。
一:杀佛门大敌,或杀几身宿敌。
杀佛门大敌的宏愿很难达成,因为能成为佛门大敌的,就不是四品苦行僧能对付。
杀几身宿敌同样艰难,既是宿敌,那必是随时会有陨落危险。
二:斩自身心魔。
这条路子乍一看简单,但其实更加虚无缥缈,很可能一生都无法达成,甚至有些苦行僧至死,都没能触摸到自己的心魔。
净心想修成果位,成就罗汉,杀许七安是成功率最大的办法,也是死亡率最高的………
净缘默然。
罗汉果位,本就只有大造化大机缘之人才能修成。
就在这时,一位裹着黑袍,戴着兜帽的天机宫密探,沿着山道来到破庙外。
净心和净缘同时停止交谈,侧目看去。
“我要见两位金刚。”
密探说道。
师叔和师父说的命令来了?净心双手合十:
“里边请。”
密探颔首,大步进庙。
小庙不大,倾倒的山神泥塑前,盘坐着两位肤色暗金,后脑火环燃烧的金刚。
“宫主有密信要给两位金刚。”
密探自怀中取出信封,恭敬的双手奉上。
度难金刚摊开掌心,让信封自动飞来落在手掌,他拆开看完,瓮声道:
“可还有其他?”
密探旋即又摸出一只金属盒子,躬身道:
“这是宫主让我转交给两位的。”
度难接过,未曾打开,颔首道:“我等已经知晓。”
闻言,密探躬身合十,退出了小庙。
院外的净心和净缘目送密探离开,并肩进入小庙。
度难金刚扫了两人一眼:
“伽罗树菩萨有令,让我等即刻动身,前往剑州,灭武林盟。”
武林盟?身为西域佛门弟子,净心和净缘对这个大奉江湖组织实在陌生。
度难金刚没有回答,转而打开了金属小盒。
一抹璀璨的金光映入净心和净缘眼中,刺的他们下意识闭上眼睛。
同时,一股磅礴浩瀚,让人心灵战栗的力量充斥小庙空间。
四周空气变的灼热,仿佛直面了火山喷发,肺部火烧火燎。
“啪!”
度难金刚适时合上金属盒子,铭刻在表面的阵法应激生效,屏蔽了这道可怕的力量。
“这是伽罗树菩萨的一滴精血,可让我,或度难师弟,短时间内施展出金刚法相。”
丑陋的修罗金刚度凡给出解释。
伽罗树菩萨的精血………净心和净缘相视一眼,屏住了呼吸。
度难则说道:“那位宫主让我们北上禹州,与姬玄等人会合。”
………..
原来剑州还有这段历史,我竟然从未听说……….李灵素恍然,咬了一口糖葫芦,不得不承认,对许七安是有些佩服情绪的。
此人左国师又王妃,京城还有一众貌美如花的红颜知己,是个人渣。
但不管是修为还是见识,都远超同龄人。
李灵素作为天宗圣子,骄傲是必然的,也有这个资格。
踏入江湖前,他自诩九州年轻一代的佼佼者,是最巅峰的那一小撮人,事实也是如此。
然而,这一代的年轻人里,出了一个许七安。
压的所有青年俊彦黯然失色。
即使是成名已久的老一辈强者,也得感慨一声:后生可畏。
“这样啊…….”
苗有方听的津津有味,道:“以前竟然没有听说书讲过这么有趣的历史。”
他虽然认字,但读书不多,顶多是启蒙而已。
大部分文化知识,是从说书先生那里得来,就如当年的山海关战役,至今,还有一些酒楼茶馆在老调重弹。
苗有方从说书先生那里听来许多野史、正史,就认为说书先生嘴里有着所有历史。
“你知道刚才徐谦说的东西,有多隐秘,多重要,多有价值吗。”
李灵素嗤笑一声,习惯性的斗嘴、抬杠。
“你又知道了。”苗有方也习惯性的斗嘴,然后道:“说说看?”
李灵素哼道:
“这些隐秘未必有用,但绝对是层次极高,不具备一定地位的人无法接触的内幕。这有助于你看清世界的本质,以及自我沉淀。
“呵,现在的你,满嘴的“他奶奶”、“本大爷”、“睡女人”等粗鄙之语。”
奈何本人没文化,一句“卧槽”行天下……..许七安内心做出总结。
苗有方不以为意:“武夫不就是粗鄙嘛。”
李灵素一时哑然,竟无言以对,默然片刻,才说道:
“但你现在不同,能给徐谦当随从是你人生的转折点,若是继续粗鄙下去,终究难登大雅之堂。”
苗有方看一眼许七安,不抬杠了,沉吟道:
“那我该怎么改变。”
许七安笑道:“首先要注重涵养,不要满嘴粗鄙之语,比如把“你是人渣”改成“你是李灵素吗”。”
人渣竟嘲讽我是人渣……..李灵素呵呵道:“徐前辈可真谦虚。”
许七安指了指圣子,看着苗有方:
“看,这又是一个例子,学学人家。”
小白狐旁听了三个人族雄性的相声,昂起脸看着慕南栀,娇声道:
“姨,我也要学吗。”
慕南栀撇嘴:“你会学废的,别搭理他们。”
许七安笑吟吟的回眸看一眼花神转世,后者用明亮水润的眸子反瞪他。
“你对剑州这么了解,以前游历过剑州?”
许七安问出了一直以来在意的问题。
李灵素点点头:“剑州离天宗不算太远,我和师妹下山后,第二站就是剑州。”
天宗离剑州不远啊………许七安默默记下,继续问道:
“那有没有相好呢?”
李灵素避而不答。
这反而让许七安有些好奇,李灵素从不认为自己是渣男,因此在乱搞男女关系上没有太大的避讳。鲜少有这般讳莫如深的态度。
正常的情缘肯定不止于这样,看来是一场不太好说出口的爱情………那么问题多半是出在女人身上了,有夫之妇?
想到这里,许七安本能的回头看向慕南栀。
“你看我作甚?!”
慕南栀柳眉倒竖,怒不可遏。
提到相好这个话题,许七安就扭头看她,这摆明了是把她摆在“相好”这个位置。
骄傲高贵的花神转世是不会承认自己是相好的。
苗有方嘿了一声:“听说剑州的万花楼美女如云,个个国色天香,李兄,你要真是个风流的多情种,肯定不会放过。”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大奉打更人-第一百一十八章 千里之外,一槍取人…….分享
许七安缓缓点头:
“这倒也是,剑州万花楼确实美女如云,风华正茂的少女,妩媚艳丽的美人,还有风韵犹存的熟妇……..尤其那万花楼主萧月奴,国色天香啊。
“那身段,那容貌,那气质,那韵味………”
突然瞥见慕南栀脸色阴沉,忙话锋一转:“都不及南栀一根汗毛。”
倒也不算拍马屁,就算是国师这样的绝色,在花神转世面前,仍是差了一些。
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大奉打更人 txt-第一百一十八章 千里之外,一槍取人…….分享
不是五官和气质上的差距,而是一种无法用语言形容的感觉。
许七安把这种感觉,理解成花神独有的“魅惑”。
但不可否认,萧月奴的综合评分,绝对是极品中的极品。
“万花楼的美女如云………”苗有方一脸向往。
李灵素沉默不语,骑着马“哒哒哒”跑远。
苗有方连忙追上去,谄媚讨好:
“李兄,你是不是真有相好的在万花楼?兄弟我还没讨媳妇呢,给引见引见啊。以后你就是我亲哥,不,亲爹………”
许七安看着一对活宝追逐着跑远,耳边传来慕南栀阴阳怪气的声音:
“某人的心呀,是不是飞到那个萧月奴身边去了。”
“是啊是啊,我已经千里之外一枪取她贞操。”
因为这句话,许七安的脑袋被碎石子砸了一路。
………….
禹州。
姬玄等人外出搜寻龙气宿主返回,便见临时落脚的住处,多了九位不请自来的客人。
他们俱是一身黑袍,区别在于,其中八位身躯略显臃肿,黑袍之下,似还藏着甲胄。
而另一人,则是正常体型。
苍龙七宿,以及一位天机宫密探。
踏入院子前,就已经感应到堂内有人的姬玄,毫不意外的打招呼:
“诸位久等了。”
他拎着柳红棉许元霜等人,在另一侧入座,沉声道:
“发生了什么?”
没有突发情况,苍龙七宿和禹州的密探不会联袂而至。
禹州密探拿起手边的密信,抖手甩了出去。
姬玄伸手接过,面带疑惑的展开阅读。
看完后,他脸色肃然。
“七哥?”
许元槐问了一句。
姬玄把信给了对方。
许元槐看完,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
“爹要我们灭了武林盟?
“武林盟内有九龙宿主……..”
…………
PS:求月票。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