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异能 天降我才必有用笔趣-第九百零八章 強橫

天降我才必有用
小說推薦天降我才必有用天降我才必有用
白无涯出手的同时,白云生直奔张弛,他没有选择近在眼前的楚文熙而是选择张弛,是因为他认为只要控制住张弛仍然可以威慑楚文熙。
林黛雨的出手让张弛感到意外,他意识到林黛雨的身上发生了某种不为人知的变化。
现场的人中最具威胁的是白云生,白氏的首领也是白云生,擒贼先擒王,只要控制住白云生就能尽快掌控住局面。
就算白云生不主动找上门来,张弛也会选择他作为自己的首要对手,看到白云生启动,张弛手中龙鳞刀刷地向他劈了过去,一道红色刀焰脱离龙鳞刀的刃缘,直奔白云生激射而去,红色刀焰在行进的途中迅速扩展,来到白云生面前的时候已经扩展到三倍长度。
白云生竟然不闪不避,任凭红色刀焰击中了他的身体,他的身躯一分为二,转瞬之间又发生了接连裂变,现场出现了九道一模一样的身影,这是白氏引以为傲的身法,灵狐九变。张弛此前曾经在白无涯那里领教过,姜是老的辣,同样的身法在白云生演绎呈现出的威力惊人。
九个一模一样的白云生表现出的灵能强度几乎一模一样,想要从中分辨白云生的真身很难。
白无涯一掌击碎了冰柱准备全神贯注对付楚文熙的时候,却看到楚文熙的脸色为之一变,即便是刚才他们用张弛的性命相逼,都不见楚文熙的表情有半点变化,此时却是为了什么?
细微的冰裂声不绝于耳,身边的冰柱因为不断崩裂不满细微的裂痕而变成了乳白色,白无涯发现自己的能力在父亲的指导下又有精进。目光锁定楚文熙,要用百倍的方式来报复自己,试试看吧。
楚文熙在此时却向后退了一步,白无涯冷笑道:“现在才知道害怕已经晚了。”
蓬!
冰尘如同齑粉爆炸开来,凄冷的冰雾弥散在整个实验室内,白无涯听到这声爆炸的时候,赶紧转过头去,只见一个高大魁梧的朦胧身影出现在他的身边。
白无涯目瞪口呆,他的一掌虽然击碎了冰柱但是没能将里面的何东来的尸体击碎,确切地说不是尸体,如果是尸体,他怎么可能完好无恙地站起来?
白无涯反手就是一掌,化掌为刀,向何东来的咽喉横削而去,管他是复生还是诈死,先干掉他再说。
白无涯的出手要比吉野良子快上数倍,这样的距离下他有百分百把握可以一击即中。
然而他的手腕却被一只冰冷的大手握住。
何东来木然望着前方的楚文熙,看似没有留意到白无涯的攻击,却仍然在他击中自己之前准确无误地抓住了他的手腕。
白无涯转过身体想要用左手去戳他的双目。
何东来比他更快,在他启动之前,已经识破了他的意图,抓住他的左腕,强大的力量让白无涯无法抗衡,竟然被何东来反转双臂抱在怀中,白无涯心中升起莫名惶恐,哀嚎道:“爸!”
白云生内心剧震,九个一模一样的身影同时转过身去,他看到得是让他震骇无比的血腥场面。
何东来张开嘴一口咬住了白无涯的颈部,他的脸上结满冰霜惨白一片,可是他的双目却慢慢变成了献血一样的红色。
白无涯肝胆俱寒,在何东来的面前他已经沦为一只可怜的待宰羔羊,他试图反抗却无法挣扎出对方的控制。
灵狐九变,他想到可以利用灵狐九变弃去分身逃离何东来的束缚,但是他现在竟然无法施展出来,体内的热血以惊人的速度被何东来抽吸过去,灵能随之迅速流逝。
白无涯忘记了眼前的对手,放弃了对张弛的进攻,其实在张弛利用刀焰一刀逼迫他不得不施展灵狐九变的时候,就已经意识到今天失算了,张弛的实力绝不逊色于自己。
楚文熙望着宛如野兽般嗜血残杀的何东来,内心之中百感交集,她咬了咬嘴唇,迅速做出了决定,转身向张弛奔去。
大声道:“走,马上离开这里!”
林黛雨以惊人的速度冲到吉野良子的面前,膝盖重击在吉野良子的胸口,这次的重击让吉野良子胸口的肋骨成片塌陷。
张弛没有听从楚文熙的奉劝,向她道:“你带小雨先走。”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何东来的可怕,成为幽冥之后,何东来已经迷失了本性,如果他身边不是白无涯而是自己,他同样会这样对付自己。张弛不可以让何东来从这里走出去,一旦如此,对这个世界而言是一场空前的灾难。
白云生的九道身影重叠在一起,瞬间已经绕行到何东来的身后,右手五指如钩直奔何东来的后心抓去,他要将何东来的心脏从胸腔中掏出。
明明近在咫尺,可在他出手之后,何东来带着白无涯瞬间消失,两人的身躯漂浮在半空中,红色的血雾萦绕着他们的身体,这血来自于白无涯。
白云生怒吼一声,再度施展出灵狐九变,九个一模一样的白云生从四面八方将何东来包围。
何东来双臂用力,怀中的白无涯发出一声悲鸣,骨骼碎裂的声音过后,白无涯的身体软塌塌掉落在地上。
何东来吸了口气,萦绕在他身体周围的血雾被他吸收殆尽。
九个白云生将灵能提升到最高点,同时向中心的何东来发动攻击。
眼前一晃,再度失去了目标,白云生有生以来从未遭遇过这样的局面。
楚文熙来到林黛雨身后,一掌击中了她的颈部,将林黛雨打晕过去,扛起她的身躯,向外面逃去,她没有多说什么?她相信张弛选择留下一定有他留下的理由。
地面上白无涯的尸体萎缩变形,化为一只白狐。
张弛从白狐身边走过,扫了一眼,心中暗叹,白无涯是死在了他们父子的野望之下。
何东来站在刚才冰柱所在的地方,冰柱已经化为齑粉,地面上冰屑堆积如雪,何东来望着那堆冰雪若有所思。
白云生站在他的身后,并没有急于发动攻击,望着儿子现出原形的尸体,一时间心中百感交集。
何东来右手五指张开,地面上的冰屑缓缓上升,在他的手中聚集成形,变成了一把晶莹剔透的冰剑,血红的双目盯住张弛。
张弛手握龙鳞刀平静注视着何东来道:“这里不属于你。”
何东来向前跨出了一步,踩在冰屑之上印出一个深深的脚印。
张弛不敢有丝毫懈怠,体内灵能汇聚,热能源源不断地注入到龙鳞刀中,龙鳞刀变成了通红透亮的颜色。
白云生充满怨毒地望着对峙中的两人,他终于明白,就算没有何东来的意外苏醒,自己也不是张弛的对手,强大的灵能充满着地下空间,一冷一热,两种不同的能量在双方没有交手之前已经在空间中相互角力,即便是身处战圈之外的白无涯也能够感觉到冷热交替的压力。
儿子的尸体就在眼前,他没有时间悲伤,也没有急于第一时间复仇,鹬蚌相争渔人得利,只能在两个强者交战的时候寻找机会。
张弛大声道:“老狐狸,一起上吧!”龙鳞刀腾地燃烧了起来,带着烈火扑向何东来。
楚文熙分得清大局,她已经带走了林黛雨,张弛同样分得清大局,面对已经成为幽冥的何东来绝不可以掺杂父子之情,稍有不慎可能不是他自己面临落败的局面,整个世界都可能因为他的一念之慈沦为炼狱。张弛也知道白云生在打什么主意。
想看着他们父子二人拼个你死我活两败俱伤然后捡便宜,这样的想法要不得,白云生如果明智就应当和自己联手对付何东来,张弛向他发出召唤就是为了让这只阴险狡诈的老狐狸认清现实。
现实是残酷的。
何东来手中的冰剑宛如冰河狂奔直奔前方的烈火迎击而去,冰与火两股不同的庞大力量相互撞击在一起,冷热两种不同的能量在冲撞中爆发,滚滚气浪向周围辐射而去,周围的玻璃碎裂,纸张飞起。
张弛本以为自己体内的灵能应该强于何东来,但是他们这次的正面相交给他以强大的冲击,刀剑撞击的刹那,张弛感觉胸膛如同被人重重击打了一拳,身体踉跄着后退了数步。
按理说本不该发生这样的状况,他在幽冥墟继承了向天行的强大灵能,但是在重新返回这里之后他灵能大打折扣,难道说何东来成为幽冥之后,从幽冥墟来到这里他的灵能没有发生任何的变化?甚至有所增长,也只有如此才能解释他们在正面对抗发生的形势逆转。
张弛接连后退数步,已经退到吉野良子的尸体旁边,深深吸了口气,何东来双目血红,如同嗜血狂魔一般一步步向他逼近过来。
白云生还没有出手,张弛的话虽然让他认识到了现实,但是仍然没有打动他,他已经不再年轻,任何时候都不能热血冲动,他是为儿子复仇唯一的机会,如果他死了,就没有机会了。
张弛手中龙鳞刀在空中虚劈了两刀,两道刀焰在空中形成了一个大写的燃烧的X符号,向何东来攻去。
何东来将冰剑向前方刺去,剑锋刺中了X的交叉点,奇异的一幕发生了,燃烧的流火突然凝固,被晶莹的冰雪封冻其中,如果不是亲眼看到谁又能相信会发生这样奇异瑰丽的一幕。
白云生倒吸了一口冷气,单从眼前的局势来看,何东来的能力足以碾压张弛,感叹何东来强大的同时,他又为自己感到悲哀,穷尽一生,处心积虑,本以为自己可以带领妖族复兴,足以征服这个世界,可到头来发现自己原来如此微弱,微弱到目睹儿子被杀却无能为力,微弱到连何东来都无视他存在的地步。
是谁造成了眼前的局面,他握紧了双拳,忽然道:“那个女人!”
何东来不为所动,仍然向张弛走去。
张弛却听得清清楚楚。
白云生大吼道:“我糊涂啊,是那个女人将他带来的。”
张弛心中一沉,自己终究还是忽略了一件事,何东来是怎么来到了这里,他已经变成了幽冥,一个幽冥难道还拥有完整的记忆和足够的理性,还记得如何将自己传送到原来的世界?这种可能微乎其微。
白云生父子说是凑巧发现了何东来,应该不是说谎,他们父子如果能够自如进入幽冥墟,又何须想方设法寻求通天经?
最大的可能就是楚文熙,也只有楚文熙才有能力将何东来带回来,自己落入白氏手中这件事楚文熙之前并不清楚,当时白氏手中的牌就只有何东来,利用何东来将楚文熙骗来,以楚文熙的智慧又怎么可能轻易上当。
白云生父子无疑被利用了,如果真是如此,自己的这位母亲也太厉害了,林黛雨落在她的手中恐怕凶多吉少。
可现在张弛已经没有时间去想其他的事情,目前最大的危机就是面前的何东来。
张弛缓缓举起龙鳞刀,面对实力足够强大的对手,招式已经不再重要,他们之间的关键在灵能的比拼。
白云生仍然没有和张弛一起战斗的打算,喃喃道:“我错了!我错了!”
龙鳞刀以杀机九剑的招式向何东来攻去,犹如有九条咆哮的火龙,又像九道弧形的火箭攻向中心的目标何东来。
何东来岿然不动,九道火箭同时击中他的身体,身体四分五裂,落在地面上的却是碎裂的冰块。
何东来的真身已经出现在张弛的身后,手中冰剑刺向张弛的后心。
冰剑穿过张弛的外衣,突然一空,张弛的身体凭空消失。
何东来的脸部目无表情,冰剑一抖,改变了方向朝向地面狠狠插了进去,以冰剑刺入的地方为中心,扭曲的裂缝如蜘蛛网一般向四处蔓延。
白云生此时出动了,八道身影同时向中心的何东来冲去,八条闪着银光的锁链如同灵蛇一般将何东来的身体死死缠住。
何东来身躯一震,锁链纷纷断裂,掉落在地上清脆的声音不绝于耳。
燃烧的龙鳞刀从地下探身出来,刺向何东来的小腹。
何东来一把抓住燃烧的龙鳞刀,弃去冰剑,紧握的右拳如同打桩机一般狠狠夯击在地面之上。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