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爛柯棋緣 線上看-第959章 震邪餘音相伴

爛柯棋緣
小說推薦爛柯棋緣烂柯棋缘
九峰山距离陆旻所在的位置可算不上多近,以他现在的状态,既然后无追兵,自然为求稳妥隐匿而行,一路上并未选择急飞,而是会偶尔在一些凡尘大城住上两天调息恢复,赶路之时往往也会途径一些必然有正神庇佑的灵山秀水。
这一天,陆旻驾着风,藏在一道雾气中飞行,但忽然有种灵犀一动的感觉让他微微心慌,心中顿时暗道不好,瞅准远方一处灵气逼人的大山就快速落去。
这座山最吸引人注意的是中间一处有裂痕的巨峰,陆旻也下意识落到了这里,想要借山势隐藏自己,那种心血来潮的心慌感绝对不是好事,说不定又有追兵察觉到他的踪迹袭来。
虽然陆旻自认已经是小心再小心了,可如果对方真的全面掌控了镜玄海阁,也保不准能接住阁中一些记录弟子信息的本命灵物追查到他的什么蛛丝马迹。
‘这山峰倒是神异,但太过显眼不可躲藏!’
带着这种念头,陆旻飞跃两座山峰,然后不顾这山中雨后有些泥泞的地面,直接趴在一座山峰的山脚处,渐渐化为了一颗长满青苔的石头,这变化之法可以说十分灵动神奇了。
不过陆旻不知道的是,他的一举一动全都在山中山神的观察之下,并且对此颇为好奇,但很快,又有其他人吸引了山神的注意力。
没过多久,天上就飘来一朵白云,云上托着一个看着清新秀丽的女子,正缓缓落向这一片山,正是练平儿。
只是练平儿虽然向来擅长匿气变幻之法,却在这山神透过众山气息“第一眼”感知到她时就天然察觉到她有些不对劲。
练平儿下落的方向和之前的陆旻很接近,也是那座灵气最密集的开裂巨峰,只不过她似乎也不是追陆旻来的,直接落到了巨峰山脚。
此刻的陆旻已经完全陷入一种假死状态,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有任何的气息泄露,当然也不敢观察练平儿。
练平儿落到这山中,一步步接近那开裂的巨峰,闭目静心感受了一会,然后靠近那巨峰,伸手按在岩壁上。
“想当初,练平儿就是被计缘和那老乞丐镇压在这里的吧,岁月流转,不想短短二十载,原本山势已毁的坡子山,如今倒是以此山为中心,重新凝聚出山势,成了灵气充沛的灵山秀水。”
练平儿绕着这巨峰走动,慢慢来到了那一处中心裂缝处,顺着缝隙朝内望去,依然能听到其中有水流声,显然当初那一役的洪水已经形成暗河,她视线往一侧移动,看到了裂缝右边有刻字,上面刻了山峰的名字和地方官府的名字,甚至还有一整片文字细小的铭文,大致讲述了这座山曾经被仙人用来镇压妖孽的事。
“镇狐峰?呵呵呵,狐妖都没镇压住,叫什么镇狐峰,漏妖峰还差不多。”
“只是可惜了这坡子山的山神,救狐一役,他却成了牺牲品,本来就算不能守住涂思烟,计缘也该有所赏赐的,最终却落得个身死道消……”
练平儿说着视线移向山中其他方向,环顾许久才收回视线。
这山中灵气浓郁,也诞生了一些有灵之物,却如风一样随意在山中流动,出了镇狐峰外并无什么特定的汇聚点,可在这在镇狐峰下灵气也仅仅是环绕而已,更似乎同地下暗河流通,看来这山中是真的没有山神了,但练平儿还是出言试探了一下,却并无什么反应。
既然如此,练平儿也不试了,她又走到了裂缝面前,再次闭上眼睛静心感受一番,借此感受当年残存的道蕴,毕竟计缘和老乞丐出手,涂思烟的抗争,以及后来的山中之战,都是不乏妙法,定有气息残留。
忽然间,一种好似蕴含天雷浩荡之威的啸声传来。
“妖孽!休走!吒——”
“啊!”
练平儿身子一抖,一下被惊醒,额头微微见汗的看着镇狐峰裂缝内,那声音似乎还有余音在隐隐回荡。
这是当年金甲在涂思烟逃脱封镇之后的那一声怒吼,数十年来不曾散去,尤其是最后一个字,更是有着破除魔障震慑邪祟之威,将练平儿都吓得不轻。
练平儿下意识抚摸自己左侧的脸颊,仿佛又在隐隐作痛。
“哼!不会让你们好过的!”
练平儿也只是路过了这里,见到这山峰就过来看一看,本想在这镇狐峰下盘腿调息一小会,现在却心情糟透了,直接再次升空离去。
大概又过去小半日,陆旻变化的那块山石边,隐隐传来声响。
“道友,道友……醒来,道友醒来!”
没过多久,这块山石缓缓化出一层雾气,逐渐重新变回了趴着的陆旻,后者缓缓回神,然后站了起来,向着周围拱手。
“是哪位道友?”
既然被发现了,陆旻所幸大方些,至少直觉上讲并无什么危机感,他话音才落,身边就有一股青烟从地下冒出,然后化为一个略显佝偻的小老头,也向着陆旻行礼。
“在下石有道,乃是这坯子山山神,方才那邪异的女子已经离去,道友只管放心。”
“多谢石道友告知!”
陆旻心下稍安。
“不知道友可方便告知身份,那追你的女子又是何人?为何她知道那边山下原本镇压的是狐妖涂思烟?”
“涂思烟?”
陆旻愣了一下,然后斟酌着回答问题。
“在下身份较为敏感,就不告知道友了,还请道友见谅,不过在下并不知晓追来者是谁,更不知晓对方的事,就连涂思烟这名字也是首次听到。”
石有道看着陆旻,见其不似说谎,便点点头道。
“无妨,这涂思烟嘛,听过此名可能不多,但道友一定知道当年妖魔祸乱天禹洲之事吧?”
“这自然知晓,难道与之有关?”
石有道也是难得有机会和人说话,而且如今他的道行虽然不算非常强,但感知却很灵敏,眼前这人气息平和,应该不是心术不正之辈,他抚须笑了笑道。
“这涂思烟,其实便是当初妖魔祸乱天禹洲的幕后主谋之一,真身也算是一个九尾狐妖,曾被镇压在镇狐峰下,那会看似仅仅是八尾修为,后被诸多妖魔合力救出,不知为何在后来的天禹洲之乱中成了真正的九尾。”
心中一惊,没想到其貌不扬的这一座山竟然还有这一段典故。
“我观道友似乎元气亏损严重,不若在山中调养一段时间如何?”
“多谢石道友美意,不过九峰山距此已经不远,那边有在下旧识,还是去那边为好,在这万一有人追击而来,还会连累道友。”
石有道也不强求。
“好,那道友一路小心!”
陆旻拱了拱手,也慢慢御风而去,看来走走停停小心隐藏也未必稳妥,必须快点去九峰山。
所幸此后陆旻有惊无险,到达阮山渡,又顺利得见熟识道友,进入了九峰山山门之内,直到和友人乘坐小舟飞入九峰洞天,他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只是才入洞天,却看到仙气盎然的九峰山,在某一处上空却阴云密布,时不时有雷霆劈落。
“轰隆隆……”“咔嚓轰……”
闪电轨迹歪歪斜斜却落于一处,震得整个九峰山都雷声回荡。
“道友,九峰山发生何事了?”
陆旻惊愕地询问一句,而身旁修士只是轻轻摇了摇头。
“此乃我九峰山家丑啊……”
九峰山主峰位置,掌教赵御看着远处的崖山也是轻叹一口气。
“哎,既然走了,就不该回来的。”
阿泽没告诉过魏无畏和龙女他怎么出的九峰山,但事实不会因为他隐瞒而改变,盗取掌教令牌又叛门而出,在任何仙宗都是重罪,足以施刑将修士打得神形俱灭的重罪。
崖山之上和周围的空中,此刻正有许多九峰山弟子身处山中和云间,一座有两条足有百丈高黄铜立柱的巨大高台,被立在崖山中心,而阿泽就被捆住双手吊在其上。
“轰隆隆……”
雷霆劈落,打在其中一根立柱上,电弧顺着金索缠绕到阿泽身上,他面露痛苦却一言不发。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