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在東京教劍道 線上看-058 雖然這一章是你的回合,但是之後的彩蛋章是我玉藻噠看書

我在東京教劍道
小說推薦我在東京教劍道我在东京教剑道
律师自报家门之后就很专业的开始处理保释的文书工作。
保奈美迈着模特步向和马走来。
她这套职业装尺码上显然下足了功夫,迈步的时候筒裙的裙摆被拉得又平又直,臀部的曲线被完美的凸显出来。
还扭。
和马上辈子看秘书这么走路,都是在小电影里,所以下意识的就觉得马上她就要坐到复印机上了。
干,这有复印机什么事。
“如何?”保奈美问。
“以后能不能穿大一号的衣服?”和马问。
“这种尺码必须合适,才显得干练,大一号的话会显得松松垮垮的,给人的观感不好。”保奈美说道。
和马无法反驳,他总不能说自己是因为保奈美穿这个尺码太合适了,所以想独占这个姿态吧?
保奈美看着他,等着他下一句,和马只能岔开话题:“你这眼镜和玉藻一个款式啊。”
说完他猛的觉得好像坏事了。
但是保奈美看起来完全不在意,笑道:“是啊,我觉得玉藻戴上眼镜之后看着好有气质啊,所以就配了个平光镜。”
“这样啊,挺好的。”和马松了口气。
“那我以后就一直戴着了?”保奈美问。
“呃……可以啊,你喜欢的话。”
“诶~我发现了,和马你,喜欢眼镜啊。”保奈美摘下眼镜拿在手里,似笑非笑的看着和马。
和马摇头:“不,其实我喜欢麻花辫。”
这是真的。
“不管是从侧面绕过脖子放胸上的粗麻花辫,还是拖在身后的两股细麻花辫,我都最喜欢了!”
保奈美:“原来眼镜和麻花辫都戳到你的喜好了啊,明白了。”
“等一下,我可没说我喜欢眼镜啊。”和马分辩道。
保奈美笑嘻嘻的看着他:“干脆之后给每个人都配个平光镜好了,大家一起成为眼镜娘,你觉得这怎么样?”
和马:“我觉得这可以有。”
美加子和晴琉琉戴眼镜的样子……想看。
保奈美乐呵呵的看着开始想象大小猴子的眼镜形态的和马,没说话。
这时候律师过来说:“手续都办完了,我们可以走了。”
保奈美点头:“知道了,谢谢你大久保先生。”
“不用,我分内的事情。那么大小姐,我先走了,之后请替我向古美贤治师兄问好。”
“等一下,大久保先生,在福冈过得还好吗?有回东京去的打算吗?”
本来要走的律师停下来,看着保奈美,露出有故事的笑容:“我还挺喜欢福冈这地方的,虽然未来的发展前景没有东京那么好,但是这地方住起来很舒服。”
佐藤巡查部长大声插嘴道:“说得好!东京有啥好的,我就看不惯年轻人都往东京挤。硬要说的话,明治维新的时候,我们这边还比东京发达呢,东京人看到黑船吓得脚都软了,而我们可是跟英国人干了一架还赢了。”
和马:“萨英战争没打赢啊?”
“怎么没赢,死的人比英国人少,就叫赢了!”佐藤巡查部长拍桌说。
“可是就算这叫赢了,那也不是福冈打赢的啊,岛津家干的事情,关大友家什么事?”
佐藤巡查部长一时语塞:“是……这样吗?我怎么记得是我们九州人打赢的?
“哎呀不要这么计较嘛,你看立花道雪是大友家的家臣,结果不还是号称九州军神?
“萨摩藩打赢了英国人,四舍五入也相当于我们打赢了嘛。后来倒幕战争,倒幕派军队也不光是他们萨摩人啊。”
和马点头:“对,还有跟长州藩的军队。”
长州藩就在福冈海对面。
佐藤巡查部长立刻就显出不屑的表情来:“哼,同样是和外国舰队炮战,我们可是打赢了,长州打输了。”
“就说萨摩没打赢了……”
佐藤巡查部长摆了摆手:“罢了罢了。不和你东大的学生争论这个,总之在福冈呆着挺好的,不需要去什么东京。”
引发了这轮争论的大久保律师笑道:“是的,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小姐你不用想那么多。那么,我告辞了。”
律师说完拎着公文包走了。
和马觉得这律师挺有当工具人的自觉的,干完了赶快闪人,不继续打搅大小姐。
保奈美看着和马:“那我们也走吧。”
老警察这时候忽然插话:“旁边那个酒店不错的,价格便宜房子干净,不过财阀家的大小姐大概看不上。
“这些年抓回来那么多逃家私奔的大小姐,这不逃家的还是第一次见。”
和马本来还想说点啥,但是一听这话就闭嘴了——人大爷看来见多识广。
保奈美小有兴趣的问:“您抓了很多私奔的大小姐吗?”
“是抓蛊惑大小姐的男人啦,大小姐回了家还能锦衣玉食,除了没有爱情啥都有。而那些小年轻就惨多了。”老警察看了眼和马,“刚刚佐藤说你读的东京大学?”
和马昂首挺胸,声音都被动的变得气宇轩昂:“正是。”
“难怪。考得上东大谁私奔啊,老老实实入赘就好了嘛。”
“这个……我没有入赘的打算。”和马说。
“年轻人,家名这东西啊,没那么重要。”老警察说,“该放弃的时候放弃就得了。能跟爱人在一起,还能继承亿万家产,这种好事你不接受,要去追求什么自我,会被雷劈的。”
保奈美笑着看和马:“听到没,会被雷劈哦。”
“那我只好继续精进剑道,直到我能斩断雷电为止了。”和马说。
保奈美把这当成玩笑,开心的笑起来。
这个时代的人没玩过《只狼》所以不知道,剑道练到极致是可以掌控雷电的,虽然会吃雷反但是酷啊。
“那么,我们走吧。”保奈美挽起和马的手臂,绷紧的女士西装贴紧和马的胳膊。这个动作把白梅花的香气从她领口挤出来,若有若无的钻入和马的鼻腔。
和马忽然想起来自己洗澡才洗了一半,而且中途打了起来出了不少汗,于是小声说:“这个我现在汗味有点大……”
“没事,都是练剑道的,我早就习惯了。”保奈美说。
和马正想再说点啥,却看见保奈美把脸凑近他肩膀,鼻尖轻触他的衣服,然后用力嗅了嗅。
“还好吧。有澡堂用的熏香的味道。你们剑道部住的酒店看来挺高级啊,这熏香应该挺贵的。”
和马:“这都被你闻出来了?你不是大小姐,是狗吧?”
“如果是美加子的话,这时候应该会汪一声?”保奈美说。
“你也可以汪一声啊。”和马回应,他还挺想看保奈美学狗叫的。
但是保奈美笑而不语的看着他,仿佛在说:“想听吗,想听你就求我啊。”
和马:“汪。”
保奈美扑哧一下笑了:“你这不对啊!按套路来啊!”
“我就不。”
佐藤巡查部长:“咳咳,你们两个够了没?卿卿我我换个地方啊!顾虑一下这么晚了还要填出警记录的人的心情好吗!”
和马:“好的,抱歉,我们这就走。”
说完他拉着保奈美向办公室门走去,半路想起来回头对佐藤巡查部长说:“佐藤桑,对妻子说爱她这件事,还是尽快做比较好。”
“我才不要呢!太难为情了。”佐藤巡查部长皱着眉头说,“你快走啊,小年轻管大人的事干嘛!”
和马赶忙拉着保奈美离开了办公室,穿过长长的走廊,从正门离开了老旧的警署。
“对妻子说爱她是怎么回事?”刚一出警署大门,保奈美就小声问。
“佐藤巡查部长刚知道我是桐生和马的时候,他这样……”和马把刚刚遇到佐藤时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
保奈美哈哈大笑:“还有这事情,以后你会不会被当成警视厅扫把星啊?”
“说不定呢,今天那个下稻叶彰闲就说了差不多的话。”
“下稻叶……是现任警视总监的什么人吗?”
“三儿子……你不知道?”
“不知道啊。我本来都准备睡了,突然寻呼机响了,于是打电话一问才知道是我们财团跟着你的人发现你又进警察局了,就赶忙叫上律师一起过来。”
和马:“寻呼机?”
“啊,是这个。”保奈美松开和马的胳膊,腾出手来打开手提包,拿出个黑色的小物件,“最新的产品,来游说我爷爷的人说这铁定会成为未来的新流行,所以我爷爷就投了一些钱先在大城市建寻呼台试试看。”
和马一看见这寻呼机,立刻显露出怀念的表情。
这可是和马小学的时候最时髦的东西,当时小学门口的小卖部总是聚集一帮子看了《古惑仔》之后有样学样的傻X,人手一个BP机,就等着机器响了去“开片”。
保奈美疑惑的看着和马:“你的表情……和我想象的有点不一样。难道你以前见过这东西?”
和马:“没见过。我哪儿可能见过这东西啊,但是总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可能是我和另一个时空的什么人产生了量子纠缠……”
“这不是玉藻最近才说过的事情吗?”保奈美叹了口气,“现在她在在酒店哦,说不定马上就要倒头睡大觉了。”
和马忽然有种玉藻要刷新了的预感,赶忙四下观察。
保奈美:“你在干嘛啊,玉藻不会突然冒出来啦。我接到寻呼离开房间去打电话的时候,她正拿着今天的报纸指点美加子做剪报呢。”
美加子那个国际关系的课题,貌似除了要根据选题写论文之外,还要每天做国际关系相关的剪报,并且进行简短评论。
明明只是英语系,只是搞翻译的,搞得却好像真的外交相关的学部一样。
这大概就是日本的特色了,毕业生多在外务省工作,学校渐渐的就会变得有特别浓厚的外务省色彩。
不会真的给美加子当上外务次官吧?不会吧?那日本还能好吗?
但是和马转念一想,喜欢蔷薇少女的死宅都能当首相的国家……但是首相是政客啊,外务次官是实权派官僚,美加子去做那肯定整个外务省要乱成一锅粥了。
罢了罢了,再过四十年,川普都能当美国总统,感觉西式政治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都能接受。
保奈美:“你怎么不说话?”
“玉藻在帮美加子写功课啊,”和马感叹,“她不是特别喜欢干这个事情啊?”
“还好吧,感觉她确实挺乐在其中的。”
保奈美顿了顿:“现在只有我们俩,去干点开心的事情吧?我是说,就我们俩。”
和马看了眼刚刚老警察提到的那个警署旁边的酒店。
保奈美也看过去,然后打了和马一下。
“你啊,这么急可是减分项啊!”
和马:“你误会了。我才不想去酒店呢。我们去看看福冈夜景吧。”
说着他把手里的寻呼机还给保奈美。
“我想想看,福冈有什么比较好的看夜景的地方……”
保奈美一边收好寻呼机,一边问:“你之前应该没来过福冈吧?要不还是我来带路?”
和马:“好!”
“这么干脆吗?约会的时候一般都是男孩子掌握主导权吧?好好履行你的职责啊。”
“你说你要带路啊。”和马两手一摊,“我作为一个暖男,对女孩子从来都是有求必应的。”
“真的有求必应吗?”保奈美反问。
和马点头:“对,你来求我吧。”
保奈美皱眉:“你这话怎么怎么感觉味不对呢?”
“怎么了?有求必应的前提不是你来求我吗?”
保奈美叹了口气:“罢了,我也习惯你的嬉皮笑脸了。我们拦个的士,去旋转餐厅吧。现在应该夜场刚开始。”
和马:“这么晚了你确定?”
“我当然确定了,那是我爷爷很喜欢的餐厅,夜场会有当地很有名气的歌手来驻唱哦。”
“那行,我来喊的士……不对啊,明天玉龙旗就要开赛了,我得回酒店休息……”和马看着保奈美的表情,话说了一半改主意了,“行吧,不喝酒的话问题应该不大。”
保奈美却摇头:“不,你说得对。还是回酒店吧。”
她打了个手势,一辆本来藏在暗处的汽车开出来,停在两人身边。
和马:“诶?有车在啊?那刚刚你说要喊的士?”
保奈美推着和马:“好啦好啦,别在意细节,上车吧。”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