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小說 修仙遊戲滿級後 起點-第五百零八章 葉先生的煩惱相伴

修仙遊戲滿級後
小說推薦修仙遊戲滿級後修仙游戏满级后
墨绿色的天帷映进眼中,变作一条弯曲的线。
鱼木有一对瞳孔色彩较淡的眼睛,看上去像贴着一层雾。她眼中倒映着东土树冠之地的风景。
被白薇扯出来的那部分建木树冠还“长”在天上,那轮燃烧的雕琢气太阳也从没落下过。树冠之地下的一切看上去似乎跟几年前没有多大区别,叠云国和大周王朝的战争还在继续。大家都知道,这可能会是持续十多年的战争,毕竟没有哪一方是弱小之国。
骑着小白,淌过溪涧,溅水声让鱼木从观景之中回过神来。
“我们去浊天下是要路过东土吗?”她问。
叶抚头发长得更长了。他不是喜欢过分打扮的人,但鱼木总觉得一个男人披散着头发未免有些邋遢了。如果叶抚是个不羁的江湖浪子,那倒无所谓,但鱼木不觉得叶抚是个浪子。他更像是一个旅人。
行走各地,哪里能不顾及形象的。所以,在鱼木几番要求下,叶抚同意她帮自己梳理了头发。
叶抚现在的发型完全是鱼木个人爱好。她喜欢飒爽干净一点的,便将他遮在前额的头发往后束缚住,将两边凌乱的鬓发向上束起,结成一个髻,再用墨蓝色的髻环包裹起来。后边的长发就自然而然地整齐垂下。
搭配一身玄红色的行衣,叶抚就真的像是个公子哥。照鱼木话说,一番收拾后,估摸着也得年轻个五六岁。
叶抚似乎有些出神,没有注意到鱼木的声音。
鱼木好奇地看了看他的侧脸,淡色的瞳孔变得深一些。她大声问:
“去浊天下的路在东土吗!”
叶抚没有看她,“不用问两遍,我听到了。”
“那你干嘛不搭理我?”
“在想事。”
“想什么?”
叶抚这才看向鱼木,“我既然没有直接说我在想什么,那就是不想说的意思。”
鱼木瘪了瘪嘴。跟着叶抚这么久,她当然了解叶抚的习性。但她就是想问一问。
叶抚看向前面说:“落星关是清天下的入口,也是浊天下的入口。”
“那我们大可以从中州南部出发,直接前往落星关,我记得这段时间,落星关遗址那边正好建立了空中堡垒,有十多个浮空城在那里。”
叶抚点头,“那样的确快。但你不想回东土看看吗?”
鱼木努努嘴,“是你自己想回东土看看吧。”
叶抚没搭理鱼木,扯了扯缰绳。小红加快速度向前。
“等我!”鱼木喊道。
叶抚回应:“你应该回你的宗门看看。”
“但你呢!”
“我也要去见几个人。之后,我会去找你。”
鱼木大声喊:“你不会想丢下我一个人走吧。”
前面,叶抚停了下来。鱼木追上来后,一把抓住叶抚的缰绳,警惕地看着叶抚。
叶抚说:“如果我真想丢下你,那我每时每刻都有机会。”
鱼木扬起下巴说:“三月的事让我对你的信任有所下降。”
叶抚白她一眼,“说得像我犯了什么错一样。”
“你就是一点都不体贴嘛。”
叶抚沉了一口气问:
“你知道你当了我多久的助手吗?”
“多久?”
“你当我助手的时间,都够这座天下毁灭重生几百次了。”
鱼木一想,发觉时间太长了,完全没有概念,只知道很久就是了。
“那又怎么了嘛。”她耍赖道。
叶抚一眼看穿鱼木的小心思。她其实就是想跟着自己看看自己想见的人。
“简直是个猪脑子。”
“不许骂我!”
叶抚看着鱼木这副执拗的样子,想生点脾气都生不起起来。他无奈道:“我忽然有些想念之前那个不会笑的小鱼儿了。”
“那不就是我嘛。”
“不一样。你懂的。”
“一样的,就是我,是同一个人。”
叶抚摊摊手,“反正我觉得不一样。”
鱼木酸劲儿一下子就上来了,“哪有这样的啊。明明现在的我更可爱。”
“有时候,人会想要一些只属于自己的时间。如果是以前的你,应该会懂我的意思吧。”
鱼木气势焉了,“我又不是傻瓜。我懂的啦,我现在就回灵泽,等你来。”
说完,她唤着小白向着西北边去了。她临走前又说:“别丢下我啊。”
叶抚目送着鱼木消失在远方。他也启程,向着东北方去了。
鱼木不是看不懂场合,听不懂人话的笨蛋,她只是缺乏安全感。叶抚正是了解这一点,才会万般容忍她的任性,与她一起玩闹。这个姑娘没有过去的记忆,也就是没有童年。缺失的过往,让她比起一般人更害怕未知。
几年的相处中,他们之间聊天不少。叶抚多少也能猜想到她在照云宗的生活。她选择了用笑去掩盖这种不安全感,这也就导致了她成为众人眼里那个“说话不看场合”的人。
叶抚想起初到这座世界,在破庙的那个晚上。那时的鱼木孤身一人在外,面对着叶抚时,说了些笨拙的话,做了件笨拙的事。现在看来,她当初那样表现都是有原因的。
他的思绪渐渐有些跑偏了……
“如果当初没在地球过那二十几年……或许……”
或许也不会对鱼木的经历产生共情了。
这么想来,也就不觉得那二十几年是段错误的时间了。
他收整思绪,向着叠云国而去。
……
愈发宽敞气派的何家大院,何瑶完全不顾及形象,快速朝南院会客的地方去。
侍女刚才告诉她,一位姓“叶”的客人找她,客人说他来取一封信。
何瑶认识不少姓叶的人,但会来取信的只有一位,还是非常重要的那一位。
进门之前,何瑶运气调整好自己的仪态和心情。以好姿态见重要的客人,是必要的事。
进门。
何瑶一眼看到坐在那里的叶抚。虽说形象上有了很大改变,但模样和那种说不出来的气质怎么也变不了。
是叶先生了。
“叶先生!”何瑶稍微有些激动。她立马注意到自己失态了,连忙笑着说:“真是好久不见。”
叶抚笑道:“我又来打扰了。”
叶抚一笑,何瑶整个人的情绪一下子就变得平缓。看到那样的笑容,就觉得安心。
“哪里的话,这院子冷清着,盼着先生来呢。”
何瑶坐在叶抚对面。身为何家掌舵人的她,平日里都是雍容大气,波澜不惊的,此刻却也像是个聆听教导的学生了。
“之前三月在这里,真是麻烦你了。”
“上次你走后,三月可真闭关五年,都没出来过,好不容易出关来,也就留了几天便走了。”何瑶一脸可惜,“我还想好好看看她呢。”
何瑶问:“叶先生有见到三月吗?”
“嗯,在中州那边儿见着了。不过现在,她还留在那边。”
何瑶有些遗憾,不过立马就释然了。她也清楚,东土不是三月应该久留的地方。这里太小了。
她回过神来,“叶先生是来取那封信的吗?”
叶抚笑道:“路过这边,想来何家看看,忽地也就知道这回事了。”
何瑶连忙起身,“那封信放在中堂了,我现在就去取。”
“你现在怎么说也是何家的掌舵人,不必这般忙碌。”
何瑶卸下繁忙,笑着说:“那封信在这里放了好些年了,从落星关寄过来的,想来对先生也是比较重要的。”
叶抚站起来,“一起过去吧,就当散步聊天。”
何瑶心里颇有感触。她觉得叶抚真的是个一点架子都没有的人,总是为别人着想。
从南院到中堂的路上,景色不错,安静而清和。
叶抚扯家常般,问起何家这些年的事来。他语气清淡自然,像是扯家常是他擅长的本事。
何瑶也就趁此说起了何依依的事,想听一听叶抚对这件事的看法。
叶抚说:“每个人都会犯错。”
“可他已经不小了。”
“犯错跟年纪无关。尤其是情感上的问题,是人与生俱来便应对着麻烦且困难的问题。你倒不必对何依依感到悲观,他是个优秀的人,注定会成长得惊人。”
听到叶抚这样的话,何瑶心里安心不少。她真怕自己这唯一的弟弟走偏了路,一去不返。
何瑶笑道:“之前三月也是这般,跟先生一样很乐观。”
叶抚微笑一下。他想,要是何瑶知道秦三月在情感上比任何人都走得偏,会被吓到吧。
聊着聊着,便到了中堂。
何瑶把信放在了保管何家重要物品的地方。保存得很好,过去这么多年,也还像是新送到的信。
“温早见……”
叶抚轻声念了遍信上署名。
何瑶说:“是在落星关告破之后送来的。送信人说,这封信写在落星关告破前一天之内。”
关键时刻的一封信……她不由得多想。
叶抚笑道:“她没事的,放心吧。”
何瑶点头笑了笑。
叶抚没有回避何瑶,当着她的面便拆开了信。何瑶自己礼貌地躲开视线。
“先生,写信之前,我做了件错事……”
温早见很直截了当,符合她的性格。她将自己与珂媟的事说了出来,从措辞上看,她坦然面对这件事,也表明了自己犯错的事实。
“我能感觉到,落星关就要告破了。这些天里,我一直有一种强烈的危机感,这似乎昭示了我会有不幸的遭遇。我想着红绡,如何也无法安下心来。我相信胡兰,一定会找回她,她不可能那么轻而易举死去,但我或许见不到她了。我深爱着她,刻骨铭心,即便她现在消失了,我也无法接受我在想念她时,依然犯下了那样的错误。我更加无法容忍自己去隐瞒这件事,这让我自责且羞愧。一想到我可能无法亲口告诉她我做错的事,就觉得胸口沉闷。我没有勇气写信给她,便写信给先生你。如果先生能看到这封信,再见红绡时,请向她转告我犯下的错误。”
温早见想要转告给曲红绡的话出乎叶抚预料。
他以为温早见会让他转告“我深爱着她”之类的话。事实上,她只是想告诉曲红绡自己做错的事。她不愿意对曲红绡隐瞒任何关乎到她们感情之间的事。
女人之间的爱恋细腻且独特。
叶抚只为温早见感到遗憾。即便是现在,他也不觉得曲红绡真的会对温早见升起爱恋之心。
虽然相处得并不算很久,但他也明白,自己这个大徒弟只会与大道相伴。她不会爱上任何人,动人但是孤高。
想着这些事,曲红绡那副清冷恬静的样貌又浮现在叶抚脑海中了。
自己三个学生,胡兰和秦三月都见过了,唯独曲红绡一去多年,不曾见着听着。
“想来,再见时,当是别样的风景吧。”
想来这几年的经历,叶抚觉得自己那学生曲红绡真像是一首唱不尽的曲子,总是总是在各种各样的地方,被各种各样的人念起。
叶抚收起信,在心里默默回信:你应该自己亲口告诉她。
他不会帮温早见转告。因为他知道,她们一定会再次相遇。
“谢谢你,保管这封信这么久。”
何瑶笑着摇头:“也不费什么力。”
叶抚看向远处。
何瑶见着便问:“先生可是要离去了?”
“总应该是在路上才对。”
何瑶有些故人离别的伤感,“也不知何时能再见。”
跟叶抚的每一次告别,她都会觉得此次一别,再难相逢了。
不同于以往,叶抚这次没有说他标志性的话——“能相见自会再见”。他沉默了一会儿,笑道:“人生无处不相逢,便是青山,还是青山,只是青山。”
何瑶释然一笑。
叶抚说:“这几年,你变化了很多。想来,有些事,你已经放下了。”
“没有放不下的事。善终最好。”
“许多时候,我也会去想一想,那些永远别离的人。”
“先生再想起来,会是什么心情呢?”
“我觉得啊,世上根本没有放得下的事。但总要想个办法向前走。”
“先生是真性情。”
叶抚摇摇头,“哪里有什么真不真,假不假的。每个人都是这般。”
听这番话,何瑶颇有些感慨。一件事,真的到了去想“该不该放下”的时候,就注定放不下了。
他们站在中堂外面的观景台上,看着远处的雕琢气太阳逐渐变得黯淡。
一阵微风吹来,送走了叶抚。
等何瑶回过神时,身旁已经空无一人。
她有些疑惑。在她认识里,叶抚不会突然消失,再如何也会说声“我该走了”。而这次,他消失得无声无息。
叶先生变了吗?
还是自己其实根本不了解他的习性?
她心里默默想:
“也许叶先生也有烦恼吧。”
这么一看,每个人都有烦恼吧。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